当前位置:奢侈网 > 豪宅 >

天津“亚洲最大别墅区”建成数年后成空城


奢侈网schrb.com  时间:2010-07-07 08:00

强烈做多冲动的地方政府与贪婪商人合谋酝酿了一个空前的房地产泡沫,未来10年中国城市化浪潮的现实警钟。

4年前的一天,在北京做城市运营规划的李国平来到天津,一位县级官员开着车把他拉到了远郊,指着车窗外的盐碱地说:这是一个我们从未经历过的时代,能不能帮这儿策划下,造个曼哈顿或者地中海小镇出来?

天津“亚洲最大别墅区”建成数年后成空城

荒野之上的可能性改变了中国的地理版图,也打破了内地经济的引力平衡,李国平随即成立了顾问公司,全力参与到一场造城运动中来。与他一道的还有碧桂园、绿地、富力、恒大、合生创展、阳光100等几乎所有一线房地产开发商。在过去5年时间里,这个京津之间的广阔腹地出炉的造城计划几近北京与天津2009年住房销售量之和。

在房地产商的计划书上,中国未来十年史无前例的城镇化,将给他们带来数不尽的财富。自2010年两会以来,城镇化已数次被最高决策层表述为提振内需的长期利器。6月24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进一步指出,城市群是城市化发展的重要途径?通过现代交通网络,把中心镇发展成中小城市,与大城市形成有序分工、优势互补的空间布局。李克强认为,这既可避免城镇过于分散造成的土地浪费,亦可避免特大城市过于膨胀造成的“城市病”。

北京显然就是“城市病”的典型案例。过去十年间,北京吸引了全国最优秀的年轻人,但这里土地资源的瓶颈已经显现:尽管在不断“摊大饼”,自2004年北京住房销售面积攀上2200万平方米大关后,5年来一直未有进一步突破。而与此同时,2009年的住房销售额却已是2004年的3倍多。两个数字的叠加暗示了北京有巨大的购房需求未被满足。

瞄准这些需求,京津之间城市群的布局早在5年前就渐次展开。只不过,手握土地的远郊区县政府有改变城市形象的憧憬与雄心,却缺乏资金与经验,他们纷纷赋予开发商庞大空间来描绘城市新蓝图。

这其中,位于天津宝坻区的京津新城是中国内地最早的由开发商打造的“新城”。作为亚洲地区最大的别墅区,这里在短短几年时间耸立起了五星级酒店、温泉城、商业街和高尔夫球场,以及在荒野上建起的数千栋欧式别墅,面积相当于33个天安门广场。

但在6月1日傍晚,当《环球企业家》记者来到这座别墅之城,看到的却只是凄冷的景象。夕阳下最后一对新人依偎的剪影被摄影师成功定格后,作为免费布景的这座几可乱真之地中海小城也结束了一天中不多的喧嚣,苍凉而悲情地隐入暮色之中。这个最初为50万人居住、生活、娱乐而设计的新城如今正上演着凄凉的空城计。

据有关媒体报道,国家电网公司近期在全国660个城市的调查显示,有高达6540万套住宅电表连续6个月读数为零,这些空置房足以供2亿人居住,也动摇着整个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根基。那么这些空城如何而来?

环绕在京津之间的那些超级大盘,或许能给出答案。

沙丘上的高楼

夜色中的京津新城总给外来者一种魔幻般的感觉,电瓶车在空旷寂静中滑行,掠过一幢又一幢轮廓精美的临水别墅,但是这些房子没有灯光,犹如空城般死寂。偶尔出现的行人,看起来就像电影中灾难过后的幸存者。

“一期桃园、二期熙园都卖出去了,但没有业主过来住。晚上黑洞洞的,很吓人。”售楼处司机小杨说。几乎每天,他都要巡视一遍他的“领地”,这片位于潮白河畔占地达25000亩的土地,堪称亚洲最大的别墅区,开着电瓶车围着园区主干道走一圈下来,需要45分钟。

6月2日上午,在京津新城庄园1号售楼处,上千平米的大厅里只有《环球企业家》记者一人,连售楼小姐也不知身处何处。“除了周末,平时看房的人很少,现在市场不好更没人过来了。”门口的保安感叹道。

6年来,这片荒芜的盐碱地上耸立起3000座别墅 这仅是京津新城总体规划开发量的1/2 按照规划这里将有8000座别墅、一个超大型五星级酒店、亚洲最大的温泉城和大型商业中心,50万人将生活在地中海抑或北美风格的别墅内,这几乎相当于临近地级市廊坊的城市人口 整个投资将达120亿元。

合生创展的创始人朱孟依是这一切的缔造者。这位来自广东的51岁富豪建筑包工头出身,在房地产行业浸淫二十余年却不为人熟知,但其领导的合生创展集团一度在销售额和土地储备上超过了万科地产,乃至于被王石称为中国房地产行业的隐形航母。

看起来朱孟依有足够的筹码来吃下这个项目。但事实上,在合生创展内部对这片盐碱地亦有过激烈讨论。“或许朱老板具有常人不具备的眼光,他看得比别人更远些。”一位前合生创展华北区高管只能这样含混地向《环球企业家》解释。

京津新城计划与天津宝坻区政府的招商冲动不无关系。宝坻在2001年提出了“135工程”的招商引资政策,即100万、300万、500万的引资计划,500万以上项目往往由区长亲自挂帅、亲自洽谈。合生创展集团号称120亿的投资,令宝坻区政府领导晕眩不已。

“宝坻区一年的财政收入仅2亿元。合生来之前,连三星级酒店都没有,朱孟依要建一个全亚洲最大的五星级酒店和温泉城,建成后将创造10000个就业岗位,这样好的事上哪找?”上述人士透露,最终在协议出让土地制度废止前的2001年,朱孟依拿到了一个低得近乎白送的土地价格:急于改变城市形象的宝坻区政府愿以每平米78元的价格将2万多亩土地双手奉上。京津新城随后成为宝坻区政府的头号工程,宝坻官员车里总是有两样东西:京津新城发展规划图和宝坻经济发展战略规划图。

万事俱备后,朱孟依宣称他不是在盖一个楼盘,而是要造一座城,一座连接北京与天津的活力中枢,给北京乃至京津唐、环渤海经济圈创造一种新的生活方式。但在超低价接下京津新城后,朱发现自己必须接下土质改良和郊外造城的重担,这远超出了一个房地产商的能力范围。

而京津新城所寄予厚望的一条高速公路和一条城际铁路也数次推迟。6年过后,京津新城项目操盘手京津新城总经理郑昌立也不得不向《环球企业家》承认:政府不给配套支持,京津新城仍只是一座空城。

它还有着更要命的缺陷。很多慕名造访者被京津新城的大气磅礴所震撼,但回到现实,极少有人愿意把自己与之发生关系。以京津新城主打的欧式独栋别墅为例,每平米1.1万元的均价已让不少人望而却步;而如果你从北京出发,经过京沈高速和津蓟高速,一路往西南驶上120公里,缴纳50元高速费,两个小时左右方能抵达京津新城。从这里驱车往南50余公里,才到天津市区 无论是对北京人还是天津人来说,京津新城都显得过于遥远。

在这样一座空城上,朱孟依投入了太多赌注。据《环球企业家》调查,从2005年到2009年年底,京津新城共实现销售额约30亿港币,而五年来合生创展在这里投资逾60亿元。显然,这个项目沉淀了合生多年的积累,但回收周期十分漫长。

“政府的缺位,导致生活配套及交通迟迟无法完善,这限制了京津新城的上升空间。”天津市房地产研究会副秘书长刘玉录向《环球企业家》指出。

在2005年购入第二期熙园的业主杨建开始向房管局投诉,称买房五年了仍没拿到房产证。“据说开发商把土地抵押出去贷款了。”另一个业主王婷毫不掩饰她的失望情绪:京津新城的路灯大部分都坏了,晚上整个社区空荡荡的,她觉得特别不安全。“一出门一个来回就要交高速费100元,可装修好了,不住又很可惜。”

制造这一切的合生创展日子更不好过。在2004年“8.31”协议出让土地大限过后,协议拿地被明令禁止,尽管与宝坻区政府有协议在先,但合生创展内部人士透露,最初协议的25000亩土地还有近一半未履行手续,土地证至今没有取得。

精彩图片推荐
  • RIVA 全新钢制游艇系列诞生
  • 达·芬奇最美画作波士顿展出
  • ZAZA札札咖啡手造艺术工匠般将复古与现代融合
  • BVLGARI宝格丽携手MERAAS控股公司为宝格丽迪拜酒店揭幕
  • iPhone 6 土豪金 售价3.7万港币
  • 陳年過蘭姆桶的曼哈頓浴缸琴酒 震撼上市
  • “咖啡大师”Franz Zauner以中国灵感打造咖啡“茉莉”致敬目的地文化
  • 冯仑:上流社会的交友之道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广告服务 | 人才中心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媒体合作 | 本网站由汨罗数据全力推动

奢侈网schrb.com新浪微博
新闻刊登热线及广告咨询:13009800005  E-mail:schrb@schrb.com  奢侈品交流QQ群:282504373
备案号:黑ICP备11002448号